王旭明将退休:想在全国培养十万名合格语文老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15 18:33

  7月12日晚,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在北京正乙祠剧场举行《人与土——王旭明诗歌朗诵会》。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前来担纲主持,陈铎、于丹、康辉等文化名人莅临现场并朗诵王旭明的诗歌。

  7月13日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来到王旭明位于语文出版社三楼的办公室,在堆满的书稿、文件、字典旁,王旭明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


王旭明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谢匡时图  

  王旭明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分院(今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北京丰台七中从教7年。1991年,王旭明任《中国教育报》记者,1998年,任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2003年,王旭明担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转任中国教育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语文出版社社长。如今,年满六十周岁的王旭明要退休了。

  作为国内比较有个性的发言人之一,曾主持召开百余场新闻发布会,王旭明在任时曾饱受争议,经常由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中国教育成功论”“媒体无知论”“名校生养猪论”……王旭明屡次因其言论而卷入舆论漩涡。

  王旭明对澎湃新闻说,原来问他最喜欢什么职业,他会说新闻发言人。现在问他最喜欢什么职业就不是新闻发言人了,他现在最喜欢的是当小学或者中学的语文老师,来提高中小学生语文运用的能力和水平。

  他还说如果有条件教书,他想从小学一年级一直教一个班教到高三,他培养不了千千万万学生,也培养不了成百上千学生,但是一定要培养这五六十个学生,用十二年时间让他们可以非常合格地,甚至比较优秀地具有完美的口语交际能力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教育部规定,今年9月1日开学后中小学起始年级新生将统一使用教育部的统编本语文教材,曾为编写语文出版社版语文教材进行大量听课、教研活动的王旭明表示,他将更加关注如何引导教师使用好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


王旭明拿着他写的书《为了公开》  

  曾为“语文版”教材呕心沥血,现在更关心怎么用好教材 

  澎湃新闻:怎么看待教育部规定今年9月1日开学后,中小学起始年级新生将统一使用国家教育部的统一编本(也称部编本)语文教材? 

  王旭明:这是我们国家对语文教育的一个重大和重要的决策,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再去讨论该不该制定这样的决策,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样用好统编本教材来去教好课。 据我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我们将来一个大的问题是如何帮助老师使用好这套教材。 

  澎湃新闻:你看过这套教材吗?你怎么评价这套教材? 

  王旭明:看过,我也参加过这套教材的培训。我觉得在国家已经明确使用“统编本”教材的前提下,我们再去讨论该不该统一,我们再去讨论这个教材有什么问题不是不可以,但这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关心的是这套教材怎么用好。 

  所以我7月14日就去乌兰察布市推广“真语文”活动,我会现场给一年级的学生和七年级的学生用这套统编本来各讲一节课,来阐释我在课堂上如何运用好这套教材来上好语文课的理念。

  澎湃新闻:怎么看待国家教材委员会成立? 

  王旭明:我认为国家成立教材委员会也是国家对语文教育重大性、重要性的一种表示,但是我需要仍然强调语文教育的问题不是仅仅重视教材就解决了问题。 我同时希望国家教材委员会对教材的使用,尤其是广大一线老师如何运用好教材上课方面有引导。语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各种宏论新词太多,课堂教学五花八门,落不到实处。 


王旭明在语文出版社的办公室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语文出版社出版过的语文教材?  

  王旭明:在国家做出统编本教材政策之前,我们国家施行的教材政策是“一纲多本”,语文出版社出版的“语文版”教材就是其中一本,我在最近几年对这套语文教材的修订可以说是呕心沥血。我一篇课文一篇课文的和编辑们过,一道练习题一道练习题的和他们一起磨,最晚的时候干到过十一点十二点,第二天早上再过来。 

  我躺在床上还在琢磨这个词这么出合适吗,那个题那么答合适吗,可以说我对自己担任修订版主编的这套语文教材十分的热爱,但是国家出台了统编本的教材政策之后,那一页就翻过去了,我就开始准备新的一页。

  澎湃新闻:近些年不少语文教材引起了一些争议,请问你怎么看待? 

  王旭明: 我以为,新中国成立至今,我们国家的教材虽然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是从方向上来说,没有问题,不存在所谓“完全西化”“完全宗教”等问题,我认为做这样结论的人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也是对现实情况的歪曲。 

  这样说绝不代表我们的教材或者语文教育太好了。我们需要改进、加强和完善,但绝不能一改进就否定、更不能全盘否定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取得的成绩。

  和学生们在一起是最愿意干的事情 

  澎湃新闻:你认为语文教育如何能够做的更好? 

  王旭明:我一方面呼吁语文教育改革,一方面我在想余下的生命当中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在全国各地推广语文教学的改革。我提出了“真语文”这样一个理念,一定要将语文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统一起来,让每一位老师上真正的语文课,把思想内容、人生哲理放到语文当中去理解。 

  我的目标是在我的有生之年,通过“真语文”活动的推广和开展,全国培养出十万个合格的语文老师,不是优秀,不是教育家,那培养不出来,只培养十万个合格的语文老师。因为现在的很多语文老师距离合格的标准,我认为还是有距离的。

  澎湃新闻:你彻底退休后有什么打算? 

  王旭明:我会以孔子为榜样(笑),我努力当个“语文孔子”,到处游学,到处去讲我的道理,你看好你就学,你看不好就拉倒。孔子周游列国,我就周游列省、列地,去讲我的“真语文”理念。不过这是玩笑话,我哪能和孔子相比。 

  澎湃新闻:之前你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时候说过你退休以后的一个目标是当一个班的老师,把他们从小学一年级带到高三,请问一下你退休之后还会这样选择吗? 

  王旭明:如果有条件教书我还真是想干,我想干这件事,就是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带到高三,我不想做别的赌注,我就想看我培养不了千千万万,我也培养不了成百上千,但是我一定要培养这五六十个,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这十二年,他们的说话能力我就不信培养不出来,我就不信他们不能说自己的话,或者说非常非常合格地,甚至比较优秀地有口语交际能力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澎湃新闻:作为曾经担任过7年语文教师的人,你现在是不是还是很享受和学生们在一起? 

  王旭明:我特别享受和学生上课时候的那种感觉。很享受,虽然很累,但是一到和他们讲课的时候,现在比起所有的事情,那是最愿意干的事情。 

  建议附中附小和所挂靠大学剥离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现在的学区房现象以及家长对重点学校趋之若鹜的问题? 

  王旭明:我觉得这个很可悲,但如果要是我,我估计我也不能免俗。 

  我特别希望在一些大的方面有根本的举措。比如说现在各地有重点中学、重点小学这就不正常,义务教育不能有重点和非重点之分。

  第一步首先要把以各大学名义所挂靠的附中附小断开,所有以这个为名义附带的附中全部和大学脱钩,中学就是中学,大学就是大学。要不然就是所有的中学都和一所大学挂钩,要不然就是所有的都不挂钩。

  现在所谓抓的重点学校,最最重点的就是这批挂靠大学的学校,包括中学和小学甚至幼儿园。为什么不能隔断?就是利益。

  澎湃新闻:关于高考改革你有什么想法? 

  王旭明:长期以来高考改革集中在高考内部的改革,我认为高考内部的改革是对的,但是高考内部的改革必须和外部的改革配套并驾齐驱。 

  打个比方,高考是独木桥,高考内部的改革就是把木头变成了钢,再改,钢变成了铜,铜变成了金,但是它还是独木桥、独钢桥、独铜桥、独金桥,它还是独,你没有改变它独的特点。

  我们现在的外部改革一定要改变,人才培养和成长的模式不仅仅是高考这一条路,一定要多条路,条条大路通罗马。其他路不能光靠教育部设计,其他路一定要多部门来设计其他桥。

高考志愿通(收录2595所大学、506个专业分数线信息、提供29省专家服务)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